关于小神童对eos的批评,bb和bm分别再次发表回应

以下来自bb:
最近关于投票的事有很多说法,而且令人遗憾的是,有一些大的区块链网络,付费发广告在这点上公开地攻击EOS;他们无法理解的是,投票将是EOS成功的秘密之一。

如果你不允许代币持有人投票,这就表示你把受益者和决策制定者分开了。这样的话,制定出来的决策或许并不符合代币持有者的最大利益—我们在比特币拓展的问题上看到过这一幕,数年来,矿工们控制了网络,收取高额费用。需要注意的是,使用投票机制的系统,关键的是你是否希望那些被投票结果所影响的人,成为投票的一方。如果不希望,那就像是让英国居民代表美国公民来投票选(美国)政府;或许能行得通,但是投票的人并不是最后结果的直接受益者—这就是现在比特币和以太坊的组织方式。

在以太坊,我们就见过他们单方面地制定决策,比如在DAO事件上;由于这个决策是由少数人制定的,没有大众参与,这就给予了内部人士不对等的交易机会。在这件事上,我们还知道了,代码并非法律,操作者们才是。

让代币持有者投票,才是目前最好的模型,而且这还跟宪法绑定起来,它决定了区块生产者的维度,让每个人的期望保持一致,并能让代币持有者能自己保持对网络的控制权。

pow挖矿这种模式,比多数上市公司还中心化;硬件和电力现在都很便宜,这意味着矿池在投票权上是处于垄断地位的;不幸的是,现在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是这样。

当你把利益不同的人绑定到一起,不让代币持有人投票,由pow导致的中心化,最终的结局就是寡头统治,而它们是不会对它们的行为负责任的。EOS在解决这个问题。

以下来自bm:Vitalik和我关于区块链技术的讨论,你们中的很多人都看到了。Vitalik的一个最主要的批评就是,dpos依赖于投票,对此我的回应说区块链需要内部的治理,而其它的治理算法则会导致特别委员会的治理模式。

看起来Vitalik同意区块链是需要一个统一的治理政策的。他今天早些时候在twitter上说:

“一个区块链最不能做的就是有多个不兼容的治理 政策/规范

我想,2015年的时候,人们天真地以外“区块链不需要治理””

dpos 治理与宪法

在dpos模式下,治理的结构是清晰的,所有的股东都有发言权。这种治理的成本与共识过程是一致的,社区作出的决定很少会模糊不清的—-这种事情我们在etc,bbc(注:我觉得bm应该说的是bcc)以及其它区块链上都见过。

如果矿工,Casper staker,矿池,股权池,基金会,完全节点,交易所都想占主导,而那些个人股东却没有发言权。外部观察者根本无法知道这个特别委员会是否取得了共识。人们也就不确定共识的步骤是什么。

而在dpos和宪法模式下,每个人都能知道治理的政策是什么,也知道他们该怎么参与。制定决策的时候,就很清楚,不会有二义性。不会有“意外分叉”,因为区块链很清楚新的硬分叉路径,旧的节点共识会通知他们“关停”,除非他们升级了。

eosdpos的批评

Vitalik有点自相矛盾,一方面他说dpos是eos的一个重大缺点,另一方面,他又说需要统一的治理政策。公平地说,或许Vitalik脑子里有另一套统一的治理政策。或许存在一种方法,能把矿工,股东,矿池,基金,完全节点,交易所和商标持有人聚到一起取得共识,然后强制他们遵守这个统一的治理架构。然而,现在还没有一种能替代股东投票的方案出现。

结论

以太坊以及付钱给别人,写文章来攻击EOS了,但是他们的3个论点(交易费,对可拓展性和dpos投票的质疑)却是不攻自破的,只要看看bitshares和steem的成功,和以太坊上的dapp的彻底失败就知道了。steem和bitshares的性能达到每秒上千笔交易量,它们能降低交易费,并能把数字货币带给像非洲那些地方的劳苦大众,还能进行19次无缝硬分叉,而这都归功于steem的dpos治理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