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治理

我们EOS社区正在成进行一个巨大的尝试,看看一个全球化的社区能否实现自治且不带现有政府体制那些众所周知的缺陷。比特币作为“去信任”的金钱系统而诞生是因为世界货币体系所控制的治理结构滥用他们的权力对世界各国政府及其人口施加不适当的影响。

如果我们想要去理解去中心化区块链治理的价值,那么我们必须先了解在中央银行的治理体系中存在哪些区块链想要解决的问题。

不可预测的货币政策

不可控制的政府开支

债务货币的不稳定性

银行存款的诈骗

资本管制

身份盗用

救助的道德风险

全世界的人只要依赖于政府的货币,就无法阻止政府消费我们的资本。通过无休止的印钞,政府与支持他们的银行可以毫无税收阻力地没收世界上大部分资源。直到若干年后当先前资本的消耗所形成的负担导致经济下滑时,人们才会意识到这其中发生了什么。

随着比特币和早期的智能合约平台的出现诞生了“代码就是法律”和“哈希力量有理”的概念。这些再加上对抗监控的信仰,给予了人们在货币监管上新的“信任”程度。主要是我们应该把所有潜在的腐败者清除出局。只要无人当权,规则将永远不会改变,我们就可以摆脱腐败行为、财产没收、通货膨胀和资本管制。

比特币和以太坊带来了什么改善吗?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看到了区块链在保护人们免遭资金损失方面的有效性(或无效性)。我列出了人们在现有政府的体系中和“代码就是法律”体系中遭受损失的所有可能方式。

在区块链上损失金钱与自由

忘记密码/丢失密钥

密钥被盗

钓鱼网络诈骗

交易所被黑

代码漏洞

双花攻击(多重链式重组)

抢劫/绑架/敲诈勒索

社会工程学

资本利得税

政府冻结代币

增发

手续费

感觉隐私完全受保护的错觉

拒绝服务式攻击

转账给错误地址

在银行体系中损失金钱与自由

法庭下令冻结银行账户

存款保险不予理赔的银行违约

身份盗用

增发

手续费

资本管制/AML拒绝服务/KYC 合规要求

隐私暴露给政府,对邻居隐私

转嫁给商户的信用卡诈骗

对一个普通人来说,他在加密货币里的钱比在银行账户里的钱更危险。尤其是对于遵纪守法的那些绝大多数的人来说更是如此。 不管怎么说,AML和KYC合规要求再加上信用卡保险和存款保险给予了人们很大程度上的保护,因为它们给身份隐藏和资金转移增加了难度。假如你的银行密码被盗用了,承担损失的是银行而不是你。假如银行丢失了它所有的资金,由通货膨胀所支持的保险会覆盖损失。 假如你把你遗失了密码了,银行则可以在验证你的身份信息之后帮你找回。假如银行错误的认证了一个取款,那么银行将对造成的损失负责。

用户在现有的银行体系中比在现有的区块链体系中安全得多。这是因为现有的银行体系将损失分摊给社会了。 货币监管体系中的腐败所产生的负面外部性对个人来讲是不可察觉的,但是区块链安全问题上出现的失败对于个人账户来说却是有据可查的。

虽然我没有具体数据来证明,但是我想由智能合约漏洞和被黑所造成的损失应该从各自整体经济占比上来说大于有银行失败、被黑、腐败所造成的损失。

让区块链变得对用户更安全

造成资金损失最多的原因是密码丢失和资金误转,其次是软件密钥被盗。硬件钱包可以减轻由于软件密钥被盗所造成的资金损失,但是如果记录密钥的实体丢失了或者忘记了保护设备的密码,那么硬件钱包也无法避免损失。硬件密钥也不能防止用户被诱骗去签署不该签署的东西。另外硬件设备也可能失灵或被偷。所有这些都意味着仅仅依赖于硬件就好比遗失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家用保险箱的钥匙。

现有的银行体系降低了人们被打劫和被入室抢劫的风险。坏人们知道人们身上不会携带多少现金,也明白强迫一个人登录它自己的银行账号转账的难度很大。若是加密货币的话,要想在这方面保护自己,唯一的方法是依赖于一个被信任的第三方来进行联合签名。这也许可以防止劫匪获得你的代币,但却不能在一开始防止你被劫。为了尽量减少被劫的可能性,绝大是多数人必须采用与被信任的第三方(e.g. 银行)多重签名的方式。这与群体免疫的概念相似。

“代码就是法律”神话

比特币和以太坊被人们广泛认知为是没有人治理的并且这些协议是去中心化的。 更有很多人认为代码就应该是法律。实际上所有区块链都存在人为治理的流程,这些流程会在紧急情况下和协议升级时起作用。所有代码都有漏洞,然而法律中的漏洞会制造不公正和产权侵犯。

以太坊的影子政府用硬分叉修复了DAO攻击。 比特币矿池在软件升级带来意外的长分叉时投票选择了支持哪一条分叉。以太基金会用商标法定义了允许交易所上线的官方版本的链。Segwit被接受是因为社区领袖峰会上投票妥协了包括增加区块容量的方案,又因为一个在后期弃用大区快的分阶段性推出计划而将其放弃了。

大型的挖矿者已经用规模效益垄断了ASIC的市场。矿池们也垄断了区块生产的市场(比特币和以太坊都是被两三个矿池所控制)。 交易打包费(给矿工的贿赂)已经增加到了超过银行的转账手续费。 闪电网络生出了类似于银行的中间人,容易受来自于矿池和ASIC联盟的审查攻击。

每一个拥有“升级流程”的区块链都有一个治理结构能够改变规则或回滚被盗资金等等,就是那些传统的Github管理员,交易所的连接,矿池运营商。问题在于这些流程是不规范的并且相比于我们想用区块链取代的政府结构还要更难以预测与问责。内部人员隐形掌控着这些不规范的流程,然而在群众看来是一个有组织的治理混乱。

EOS对于去中心化治理的解决方案

EOS正在从一个新的角度去解决中心化政府的问题,从这个新的角度避免了把婴儿连同洗澡水一起到掉的错误行为。 在这里,婴儿代表了在成年人之间文明的争议解决方案和由点对点社区强制执行合约的更广泛的概念。

EOS社区宪法致力于建立一套原则,这套原则不同于现有中心化政府体系以及所有其它先前的区块链。EOS社区投身于非暴力的治理。所有各方一致同意争议只能通过依靠区块链来解决。 如果政府有了这个条款那么他们就不能把人扔进监狱或挑起战争了。假如你不喜欢他们的税收、他们的政策或他们的法规,那么你可以选择直接离开。这就是全球化社区如何治理自己而不重复现有政府体系所犯的错误的根本上的区别。

EOS宪法还建立了经同意授权的规范流程和基础。那些不同意的人可以拿这个开源的代码然后开始他们自己的社区,建立他们自己的规则。不像传统政府垄断所有可生存的土地那样,对于自由爱好者来说,总有能让他们去实验新的治理体系的疆土。需要的只是足够数量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去引导一个新的社区去与一切已被腐化的社区相竞争。

这个在社区治理中的自由市场竞争给治理添加了市场的力量。一个由腐败的争议解决系统所运营的区块链,大家会在市场上抛售它的货币然后去寻找能够更好的保护他们权益的新社区。只有称职的争议解决系统和区块链才能够存活下去。那些制定不可预测的、与宪法背道而驰的货币政策的社区会看到他们的代币迅速贬值,这对于那些更负责任的社区来说是有利的。

相比之下区块链创造了一个远远更有效率的市场,因为没有人是被拿枪指着去使用某个区块链的货币的。不仅如此,这里也不存在地域性的限制去迫使一个人必须和邻居们使用的一样的货币。

合同的强制执行

区块链是被设计成用来执行客观性和确定性合约的。仲裁员是为了裁定对于非确定性合约的主观性评估的。EOS将者两个概念合并起来,以尽量减小争议的机会和最大化协议证据的质量和透明度为目标,创造出技术工具,允许人为的介入来在执行过程中修改漏洞或处理对于主观性协议的违反。

从这个意义上讲,EOS是第一个注重于将合约规范化、自动化和清晰化的合约平台。 这个比起那些不考虑各方意图而盲目强制执行漏洞覆盖的合约来说要更广泛和有力的多。

小步地稳中求进

EOS是一个新的社区,它为达到一个不靠暴力自治的全球化社区的愿景,建立了必要的工具。 一段时间后这个社区会将它的仲裁流程、宪法修订、权力划分以及责任限制全都规范化。在此期间,社区会用它已有的工具去执行合约和打击那些流行于加密货币行业的诈骗与盗窃行为。

如果一切发展的如我所愿,那么EOS社区将会是一个最安全的持币场所,无需惧怕不公正的规则、身份盗用、代币被黑、密码遗失等问题。它将会有一个稳定的货币政策和文明的争议解决方案。

肯定会有恶意行为者出现,到那时社区的存亡将取决于在多短的时间内能够迅速发现并清除这些恶意行为者。 所有其它的区块链都不能做到将恶意行为者清除,因为他们不是建立在为了公共利益协同合作的前提上,而是建立在技术为王的丛林法则之上的。头脑变成了新的膂力,技术野人们争辩说只要他们能够黑到的财产,他们就应该对其拥有神圣的所有权。当被黑了时,人们采取掌握在政府手中的暴力手段去追查和惩治黑客和诈骗分子。 EOS从根本上区别于其他政府体系和区块链社区, EOS的社区希望在自愿同意和非暴力的最高道德标准下运作。

相比于其他区块链社区依赖于现有政府去政治罪恶,EOS是第一个为自己社区负全责并且不依靠那些腐败的、暴力的、先人留下的争议解决系统的区块链。EOS的设计注重于其恢复性功能而非报复性功能。

我由衷地希望EOS社区可以缔造公平的竞争环境,保障所有人的生命,自由,财产和公正。​​​​